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http://www.arts.cuhk.edu.hk/~hkshp

 

二○○○年五月第三卷第一期


 

心靈哲學之中文房論証──

Searle Churchland 之爭論:

語法操作能否產生語意內容

李浩然

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研究生


 

大綱

本文目的在於對Churchland 回應Searle之中文房論証Chinese Room ArgumentChinese Room Argument中的第三前提語法不能構成語意內容的充份條件作深入討論。Searle的整個中文房論証中,最為關鍵的為該前提,因為在這樣的前件之下,Searle認為電腦程式操作同樣無法產生思想內容。電腦在操作程式時,無法理解其所操作之內容,也許在這樣的狀態之下能通過Turing test,而任何通過Turing test的東西我們可以認為他有理解力。而中文房論証,就是要証明我們即使能處理或反應有關的資訊,但中文房中的人仍然缺乏對資訊的理解力。而電腦以電腦程式操作時的情況也一樣。然而,Churchland認為Searle所提出的中文房論証是無效的,因為在這個論証中的第三前提有不清楚及錯誤;在理論上,我們可以透過這樣的操作產生語意內容。也許在這樣的論証之下能夠成立,我們也未能証明出從語法操作之下不能產生語意內容。因為在中文房的情況,它未能完全突顯出語法操作完全不能產生語意,而且在中文房論証中的結論為乞求問題﹝question-begging﹞。而Churchland提出一個黑房論証的思想實驗,企圖証明中文房論証中也犯上同樣的錯誤。而本人認為Churchland對中文房之批評不合理;因為Churchland對中文房論証之第三前提誤解而提出另一思想實驗的反駁。但本人認為他所提出的論証未能証明到中文房論証有問題。

前言:

      「電腦有心靈狀態嗎?」這個問題是現今非常有趣的哲學問題之一。現今科技一日千里,我們無法估計我們的未來會否有一台超級電腦,可以擁有像人一樣的心靈狀態。自古至今,我們無法想像會實現的事情,現今的電腦科技都可以實際的表現出來;而且近十年的認知科學以及神經科學發展神速,如果兩者相互同步發展,人類的行為,甚至我們的內在狀態也可以透過這樣的科學作完全的模擬甚至等同起來。但人類是一個極為複雜的物理系統,人類的整個物理運作,到目前為止,在神經科學及認知科學領域上,也未能達到百份百的掌握及有一套較有說服力的理論去詮釋人的物理運作。有一些人認為人之所以能與物區分,其中一個界線是,我們有心靈狀態。雖然我們不能確定到底其他動物甚至電腦到底會不會有心靈狀態。但最起碼,我們能夠確定到我們有這樣的狀態,這是作為人之所以為人的一個必要條件。在這樣的前提之下,有一些人會認為,或許電腦科技會不斷進步,但科學無法構成人類的心靈狀態,因為心靈狀態是一種特質,而這種特質需要不同的條件配合才能形成。電腦科技也許能夠做到一般人所擁有的能力,但我們不能因為這樣而斷言:電腦擁有像人一般行為過程。人類發生任何的行為均包括心靈狀態。但電腦的所產生的行為,只按照電腦程式的設計而造成。人與電腦所產生的行為差別在於:人一般的行為皆包括思想過程,但電腦的運作則沒有這樣的前件。所以我們到底能不能夠從電腦可以完成一般人所能做的事情而斷言電腦有思考或有心靈狀態?

      在這樣的情況下,有兩翼不同的人採取以上不同的立場;在本文中,我會以ChurchlandSearle之間對電腦有沒有心靈狀態之爭論作為中心,而我會深入分析Searle所提出的論証──Chinese Room Argument﹝中文房論証﹞,另一方面,我們也會深入討論Churchland對中文房論証中的第三前提──語法不能構成語意內容的充份條件 的質疑深入討論。最後我們會作出比較,分析到底ChurchlandSearle之反駁會否成功。

 

Searle對心靈狀態的看法:

       Searle提出之中文房論証主要是用來反駁強A.I.之主張:一個正確的電腦程式在任何硬體就等於擁有心靈。心靈為人腦所產生,而電腦程式在電腦硬體中,電腦程式運作就像人腦的運作,而人類的行為或思想的內容,電腦都可以模仿或產生;電腦的運作靠程式的執行,程式的執行純粹是符號與符號按照規則來的操作。電腦無須理解符號意義及內容,只須按照符號及規則進行。所以強A.I.認為人的心靈也一樣,只是人腦的物理運作所產生的狀態。也即是說,他們把心靈與電腦程式等同起來。

       但Searle認為,人的心靈狀態包括:思想內容、理解能力、意識狀態。而他不否認心靈狀態為人腦所產生,而心靈是人腦的運作現象。但他認為電腦程式只是語法的操作,程式操作不足於產生語意內容,而電腦的運作依靠這樣的程式操作來產生動作。在這樣的運作之下,電腦只按照程式的設計來處理資訊,但它對該資訊沒有任何理解,甚至沒有理解到它本身所處理的資訊是什麼。

        心靈不同於電腦程式,它除了會對認知系統所接收回來的資訊按照人腦的處理作出反應以外,心靈狀態還會對該資訊的內容有所理解及知道到它本身正在處理的事情。例如:當你問一個人今天天氣如何的時候,他會回答你,今天的天氣如此如此。因為他理解到這句話本身所帶來的意義,而按照人腦運作對該句話的意思作出適當的反應。與此同時,這個人也會明白他對這句話的反應,以及知道他為何會有這樣的反應。反過來說,如果我們把同樣的句子輸入電腦,它可能也會產生同樣的答案,此為設定程式的運作及其成果。但是電腦卻不會理解到這句句子的意思,甚至它所作出的反應及過程。因為程式的操作只是符號與符號之間的運算,而電腦不需要知道句子的內容而能作出適當的反應。

        從以上的例子中,Searle認為也許電腦同樣可以模擬人一般有思考的能力,但電腦不擁有人類實際的思考能力,並非如強A.I.所說是有心靈的。因為正如以上所提到的,心靈甚至有實際的思考能力,並不只有單單對資訊的處理。心靈或實際的思考能力也包括理解能力、意識狀態以及語意內容。電腦程式的操作純粹是語法操作,而電腦不須理解所操作之對象內容,就能把這些資料處理。所以,Searle認為電腦如果只是定義在電腦程式的操作之下代表有心靈是不對的。雖然電腦可以有人類的能力去完成一件事情或行為,但是電腦與人的內在過程是完全不同;電腦只按照依據符號操作的電腦程式來完成一件事情或動作,而人類的內在過程則包括對思想內容及理解能力。在這樣的主張之下,Searle假設了一個思想實驗──中文房論証

中文房論証﹝Chinese Room Argument﹞:

        假設有一個房間,有兩個類似郵箱的出入口,一個可以把一些紙條送進房間,另一個用來輸出房間對紙條之回應。而在房間堶惘酗@個人,他是不會中文的。另外房裡面有一本書,它是中文之語法結構編碼書,即裡面人可以透過這本書對照一些編碼而後輸出。而外面的人不知道房間裡面的人是不會中文的。現在外面的人寫了一張中文紙條送進房間裡。然後房間裡面的人接收到該紙條以後,他會按照那本書對照相對應之資料作出輸出。然後變回中文的紙條回應外面的人。但問題是那個人可不可以算懂得中文?在一切的條件上他也滿足即完全能操作中文之功能,但事實上他不懂中文。因為當我們在中文房間外,用這個人本身會的語言來問他會不會中文的時候,他如果是誠實的話,他應該會說:他不會;或者,我們問他:中文的「桌子」是指什麼東西的時,他無法指出那個東西是桌子。也即是說,也許我們能滿足功能上之條件,但我們未必會存有心靈。因為一般來說如果我們能操作某些功能,即我們說我們知道該功能角色。但以上的例子証明其反。簡單來說,我們可以作以下三段論証:

  1. 電腦程式完全是語法操作。
  2. 心靈具有語意內容。
  3. 語法操作不是產生語意內容之充份條件。
  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結論:電腦程式不是心靈。

中文房論証主要想突顯出,假設強A.I.的主張是對的,即電腦程式就是心靈。理論上,在那房間中的人在操作那些中文資訊時,會從操作規則上理解到他所操作之資訊內容;例如:當外面的人把一張中文字條:你食飯沒有?送進房子裡面,而那個人就會按照那一本操作手冊作出適當的回應。如果強A.I.是對的話,理論上當他回應之時,他能夠知道該字條的意思,以及他所回應之內容。而在中文房論証的中文操作,與電腦按照電腦程式操作的時候是一樣的。在這樣的情況下,電腦同樣可以在按照電腦程式處理資訊時能夠理解它所處理之內容。

        而事實上,在中文房論証中,當我們在房間以外問在房間中的那個人會不會中文時,他理論上須回答不會,甚至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中文。同樣地,我們可以用這個結果,推論到電腦在這樣的操作環境之下,也沒有理解到它所操作之內容。也即是說電腦沒有理解能力。換言之,如果中文房論証為真而且電腦程式等同於心靈的話,則可能出現兩個結論:一•電腦程式不等於心靈;二•電腦程式不足以類比成心靈充份條件。第一個結論,未必能夠成立,因為人腦的物理運作要素之一類似於電腦程式的運作,所以我們不能完全否定電腦程式不等於心靈。事實上他們在於現象上是類似的。而Searle所提出之中文房論証,是想告訴我們單以電腦程式等同於心靈是不足,即使電腦能夠完成同樣的事情。如果強A.I.的主張為真的話,我們就會遇上中文房這樣的困難。

Churchland對中文房論証之反駁:

        對於Searle的中文房論証,本人以Churchland之反駁作為中心討論。他認為Searle的論証中所提出的第三前提是一個關鍵。因為這個前提主要導致重要的結論,而該前提之根據來自於中文房這個思想實驗。Churchland認為,中文房論証最大的問題和最具爭議性的地方也在這堙C一•語法操作能不能產生語意內容是一個未經實証的命題。這樣的命題根據於中文房論証這個思想實驗。但這個思想實驗本身也是一個不可靠的論証。因為這個思想實驗未能突顯出,語法操作完全不能產生語意內容。也即是說,Searle未能証明到電腦程式之操作不能產生理解能力。而Churchland認為,現今認知科學或神經科學己經可以解釋到腦神經如何運作。他在文章﹝Could a Machine Think?﹞中,已經提出很多有關的証據。在此我們對有關的証據不作任何討論,本文主要針對Churchland對中文房論証之反駁作討論。

        Churchland對中文房的反駁是以黑房﹝The Luminous room﹞作類比,他認為黑房的推論的過程,與中文房所推論的過程是犯了同樣的錯誤。

        首先,他同樣指出Searle所提出的第三個前提本身是一個問題,前提三的證據主要推論出結論一:電腦程式不能構成心靈的充足條件。前提三未能成立為真的前提,因為在中文房的思想實驗中沒有証明從語法不能構作出語意。電腦程式不能構成心靈的充足條件,因為語法不能構成語意的充足條件。但其結論之推論原因幾乎來自前提三,而Searle認為電腦程式等同於語法,而心靈狀態等同於語意內容,而Searle又說,語法不能構成語意內容的充份條件,也即是說電腦程式不能構成心靈的充份條件;無疑,前提與結論是幾乎相同的句子,從前提到結論沒有任何推論的過程,所以是一個乞求問題﹝question-begging﹞。另外,雖然在中文房中的情況沒有出現語意的現象,但這也不能斷言說符號的操作不能構成語意內容的現象,尤其是當我們不說明對語意內容的理解和認知現象的情況下﹝但這是需要說明的﹞。但由於我們對語意內容和認知現象沒有完全的理解,Churchland認為Searle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主張語法不能夠充份構成語意內容並不公平。因為我們沒有清楚理解認知現象,才會斷言這樣的主張。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Churchland認為Searle所提出論証之問題在於Searle對語法與語意的不理解,而Churchland提出論証反駁Searle。其論証以James Clerk Maxwell所提出光與電磁波的等同論的論証作類比,利用同樣的論証形式,証明「力」是不能構成光的充份條件是不能夠成立的﹝但這主張事實上是無效的﹞,顯示出中文房的思想實驗之第三前題同樣是不成立的。發光房的思想實驗三段論証過程如下:

1.電子和磁力現象是力。

2.光的本質是發光﹝耀度﹞。

3.力本身不能構成耀度的充份條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結論:電子和磁力現象不足以構成光的充份條件。

而第三前提以根據發光房的思想實驗作為根據,其發光房的論証如下:

假設有一個人在一個黑房中,而那個人手持一條磁鐵;如果那個人將他手上的磁鐵上下的快速移動,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磁鐵會產生電磁波,而根據James Clerk Maxwell的人工發光理論,在那個黑房中是應該會產生光的。在這個實驗中,事實上那個人有這樣的行為,但在黑房中沒有產生任何的光。而從這樣我們可以推論到力本身不是能夠產生真正的光的充份條件。

        Churchland認為在這樣的前提之下,他只是把「力」等同電子及磁力現象,光的本質元素等同光學上的耀度。然後再提出「力」本身不能構成力學上的耀度的充份條件。所以電子及磁力現象不能構成光的充份條件。但這是乞求問題,因為這個論証只是把電子及電磁現象等同力,而光等同於耀度,然後以黑房實驗作為支撐這前提的因素,但黑房實驗未能証明到其論証有效的可靠性,所以黑房論証是一個問題的乞求。而因此他就用來推論出幾乎與他相同的結論。這是不能成立的。另外,在黑房實驗中,黑房論証未能把一些關鍵的條件突顯出來,例如:這論証沒有突顯出電磁波與力的關係,「力」本身是構成光的充份條件,但因為在該環境的條件之下未能產生讓人看到的光線,其實在搖動磁鐵的時候有產生光波。由於搖動磁鐵的時候速度太慢,未能達到可以讓人看到光的速度,而且用人工手動磁鐵無法產生電磁波的速度,但這不代表電磁波不能產生光的結論。「力」不是沒有讓在那個黑房中搖動磁鐵時產生光,而是我們在黑房中沒有感覺到我們無法感覺到的光,所以在光與電磁波的論証中的第三前提是不能成立的,因為不是沒有產生光,而是我們沒有感覺到光的存在。所以在那個黑房實驗中根本沒有使前提三成立為真,而其推論的結論自然也不成立。

        正如黑房思想實驗的例子一樣,中文房的思想實驗中,語法或符號操作不能產生語意內容。Churchland 認為第一:在那樣的環境之下未能突顯由操作語法的過程中其他的要素,而且也許在中文房中那個人沒有意識到他認識到的語意內容現象,但這也不代表說語法操作未能產生語意內容。能不能夠產生與能產生讓人意識到的語意內容是兩個問題。事實上,語法操作過程有產生語意內容,只是在房中的那個人沒有意識到。所以,如果Searle的第三前提根據這個思想實驗的話,未必能夠成立。第二:我們對語意及認知現象缺乏更進一步的理解,而Searle沒有作清楚的說明甚至不談。Churchland認為Searle只在直覺上推論出語法操作不能產生語意內容。但他認為,這可能是Searle對語意及認知現象沒有深入的了解。甚至只根據中文房論証的証明來支持他的第三前提觀點。而Churchland在該篇文章中,己經提出大量的數據來証明語法操作能產生語意內容之可能。

Churchland反駁中文房論証之討論:

        對於Churchland之質疑,本人認為他並沒有証明中文房論証之第三前提為假的。我們可以從兩方面去探討:一、針對他以黑房論証類比中文房論証所犯的錯誤。二、單從語法操作能否產生語意內容:

 

一、針對他以黑房論証類比中文房論証所犯的錯誤:

        Churchland企圖用黑房論証的思想實驗等同於中文房的思想實驗,然後指出他們所犯的錯誤,而提出這樣的假設是無效,繼而說第三前提不成立。但如果我們仔細注意,我們會發現到黑房論証中第三前提所主張以及所根據的思想實驗是有問題的。Maxwell所謂的「力」不是單單說「力」而己,還要有速度這個條件即Maxwell所認為的「力」是高速度所形成的;這樣的速度比手動所產生的力高速很多倍。但在黑房中利用人工的力所產生的速度根本就不是Maxwell所提出的能發光的速度。所以黑房的思想實驗未能証明第三前提為充份條件甚至黑房論証中的第三前提是假的。也即是說該論証未能証明黑房論証有效與否。但中文房論証卻不一樣,因為在房中的那個人的確是按照那本手冊來處中文資訊,而電腦也是用類似的方法來處理其所要處理的資訊。他們同樣根據設定,操作有關之符號。他們整體上來說有同樣的功能,所以其論証是有效的。所以接下來根據黑房論証對中文房論証的反駁也就無效。

 

二、單從語法操作不能產生語意內容:

         如果能注意Searle的想法,我們可以發現Searle所強調的一點為:單從語法,我們無法產生語意內容。他認為心靈狀態包括理解能力以及意識狀態。而這樣的特質包括認知的元素。強A.I.所主張的電腦程式就是心靈,認為電腦程式的運作現象類似於心靈活動的現象。但所謂的電腦程式沒有包括認知的元素。反過來說,一但這程式包括認知的元素,那就不是單從程式操作來等同心靈狀態。我們要注意電腦程式類似於邏輯符號之運算;我們無需知道該符號之內容而能按照邏輯的規則來處理該符號。例如:P→Q,P,所以Q。在這個過程之下,我們無需知道P代表什麼,Q代表什麼;我們就能按照邏輯規則找出P與Q之間的關係或我們把P與Q說成輸入與輸出。但在這個過程中完完全全不會產生任何新的內容。即從P→Q不會理解P或Q或P→Q的內容是什麼。如果我們要想理解它們的內容,我們必須運用更多方法及途徑來認知。單靠邏輯的形式無法理解這些資料的內容。同樣道理,電腦程式也一樣無需理解輸入的東西是什麼,只要按照程式的設計來處理這些資料。例如:有資料P輸入,電腦會按照程式的設計輸出Q。在這樣的過程中,電腦是無需理會P是什麼Q是什麼也能做到有P的輸入就有Q的輸出。但人類就不一樣,我們雖然同樣可以做P→Q推演過程。但我們在處理P→Q時,不單止對他們的邏輯關係的運用就能做這樣的事情。我們會對邏輯之理解,P及Q的符號是什麼,從P到Q的過程之理解等。我們必須知道這些,才能做P→Q的過程。而且我們可以透過理解這個過程來產生其他不同的內容,而這就是心靈狀態的另一現象。但電腦就無法做到這一點。所以單靠符號和規則無法說明心靈的充份條件。

        也許Churchland可以認為人的認知系統可以以電腦程式來操作模擬。但問題是Searle主張只靠符號與符號之間的操作無法得到內容及理解。認知系統與主體以外的物理性質產生互動。這個系統不僅僅對符號之操作而運作的。例如:電腦加上一個素描器加上程式的設計,電腦就可以對環境認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電腦可不可以說有心靈,這不在Searle所討論的範圍之內。因為這個條件已經超出Searle所主張的單單以符號與符號之間的操作不能產生內容了。

        最後綜合以上的比較,ChurchlandSearle的中文房論証的反駁是無效的,因為他認為Searle的中文房論証是乞求問題,但如果我們能証明到中文房論証是有效的話,這就不是一個乞求問題。然後,Churchland嘗試用類似的論証來說明中文房論証也犯同樣的錯誤,所以中文房的思想實驗是無效的。但事實上我們可以從以上的整理中,發現他所提出的黑房論証是有問題的,所以他也未能成功反駁中文房論証。另外,Churchland又認為Searle沒有完全理解語法與語意之間的關係。所以Searle未能証明第三前提為真。但如果我們反過來說,即使Searle未能証明為第三前提為真,但中文房論証可以証明出第三前提可能為真繼而証明到強A.I.的主張可能為假的情況。所以Searle也許沒有清楚的說明語法操作不能產生語意內容如何必然為真,但至少他証明到強A.I.所提出電腦程式等於心靈可能為假的情況。

結論:

整體而言, ChurchlandSearle的中文房論証的質疑是無效的。我們可以從以上的整理中看出,他為何無效的原因。具體來說,中文房論証能夠強調單單以符號與符號之間的操作無法理解所處理的內容,繼而推論電腦程式不是心靈。雖然未能完全証明程式操作不能產生理解能力或意識,但中文房論証可以至少証明在操作中文的資訊時,單以語法操作不能理解該資訊之語意內容。而這樣的結論我們可以類比到電腦上,即單單以程式操作不能對所處理的內容作理解。但人的心靈狀態卻可以做到這一點。進一步說,強A.I.所主張的電腦能夠像人一樣有思考能力,甚至把電腦程式等同心靈。Searle不否認電腦可以具有人類的工作能力,而且電腦未來的發展,我們很難去預測會有一台具有心靈狀態的電腦出現,但他一再強調,如果單以程式的操作等同於人內在的心靈,這是不對的。所以結論是,電腦能有人的能力,但電腦未必有心靈!

 

 

參考文獻:

Searle, J. (1984). Mind, brain and science.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13-41.

Chruchland, P.M. & Churchland, P.S.(1998). On the contrary: critical essays,(P. 48-63) , Cambridge, MA: Press.


 

Copyright © Hong Kong Society of Humanistic Philosophy.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中文首頁 回英文首頁 本會網頁概覽 本會網頁每月通訊 人文哲學論壇

關於本會:本會介紹 本會的採訪和報導 本會最新消息 本會網相互連結 本會幹事及友好聯繫 本會出版書刊
 本會主辦哲學研討會 索取人文及入會方法

哲學一般:哲學淺說 哲學家語錄 哲學網路聯繫 哲學網頁介紹 哲學軟件庫 網路哲學文選 網路宗哲文選

華語哲學界:香港哲學界消息速遞 其他哲學界消息速遞 香港哲學界資訊 香港哲學家檔案 中國哲學界資訊
   台灣哲學界資訊

網上哲學經典:網上先秦哲學經典 網上兩漢哲學經典 網上魏晉哲學經典 網上隋唐哲學經典 網上宋明哲學經典

人文月刊:
人文月刊 人文月刊哲學論文文庫 人文月刊哲學基礎文選 人文月刊 時事評論文選
 人文月刊學術交流區 人文月刊本會討論文選 人文月刊綜合索引

哲學資料庫:
杜保瑞哲學論著選 皕雁齙Х袢蛑 劉桂標哲學論著選 哲思雜誌文存 網上中文哲學論文索引
 網上香港哲學論文索引 宋明理學專頁 心靈哲學專頁

本會網頁留言板 本會電郵 : hkshp@grad.com